分類
阅读笔记

201101丨《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》([美]孙隆基.中信出版社,2015)

版权归作者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作者:LilyLindbergh(来自豆瓣)
来源:https://www.douban.com/note/785248170/

本书写得通俗易懂,作者从中国人的“良知系统”、“二人”关系、中国人的“个体”、国家与社会、对待世界的态度,以及 “现代”中国人政治行为的“文法”规则七个部分探讨了中国社会中典型的文化现象,并剖析这些文化现象背后的“深层结构”。虽然该书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出版,但文中提到的不少现象至今存在,堪称中国社会走向现代的顽疾。也不得不令关心中国命运的每一个人深思:中国社会究竟应该如何洗清文化中的沉疴,真正走向现代呢?

本书成书的20世纪八十年代,正是两岸社会与文化摆脱意识形态束缚,走向开放与宽容的起点。台湾从戒严中走出,正积极构建现代民主社会架构,大陆则也宣布进行改革开放,以前所未有的主动姿态意欲融入世界。但中华文明受千年来礼教与专制文化所限,在走向现代的过程中自然是充满坎坷和重重障碍。在穿越旧世界“迷雾”的路上,需要强光照耀,因此,也不难理解孙隆基在行文与思想的激烈,以及在“文化脱敏”上的坚决。此外,孙隆基在书中以文化结构作为解读社会的方法论,对当时尚未走出阶级史观的大陆史学界的启发意义是重大的。

当然,本书的时代性过强,因此在时过境迁后,就容易留下争议。首先,书中所举的部分中国人在公共场合的行为,实际上并不全由文化结构,而是由物质水平导致,其本质也不应归于文化,而应作为教养看待。

其次,书中谈及的很多现象,仍是小传统的范围。而无论小传统所涵盖的人数多少,其都不足以传承文明,也不是文化的全部。谈论中国文化,也应将大传统和小传统分开看待。又因为二者的原则在很多方面存在冲突与难以互通指出,所以中国社会的问题显得尤为复杂。孙隆基在书中数次提到,士大夫文化并不在其讨论范围,但事实上,中华文明之所以能够传承至今,正是有赖于士大夫阶级对于大传统的传承与发扬。因此,市民文化(小传统)也许是社会的表象,但其终究无法构成文明的真正内核。因此,孙隆基在书中谈及的中国文化,实际上应是中国文化的小传统部分。当然,以中国社会数量如此之众的小传统而言,也不免使人担忧:如果有朝一日,一个文明的小传统完全杀死了大传统,那就是该文明不可避免的真正没落之时。

本书最大的问题,是作者缩短了中国历史的时间轴,将帝制时代的中国历史等同于中国历史,而忽略了秦朝之前的中国国家与社会形态。因此,才会说“中国社会无力做自我组织,必须由国家组织”。

尽管如此,但我依然认为这是一本值得阅读、值得被“刺痛”、被“伤害”的书。以中国社会与国家之巨,只有“痛”才能“醒”,才有反思的可能。也惟有一个开始反思的民族和文明,才有在未来世界继续生存与活跃的希望。诚如孙隆基所言,中国文化对于自身的态度总是在自负与自大之间不断摇摆,中华文明何时会迎来真正的平等的自信,这将是走向现代的中国必须解决的重大命题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